扫一扫

申请人郑州大上海城商业有限公司与被申请人彭某申请撤销仲裁裁决一审民事裁定书

发布日期:2014-04-19

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4)郑民三撤仲字第28号
申请人郑州大上海城商业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张国水,经理。
委托代理人陈红海,河南闻禹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郑珂,河南闻禹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彭某,女,汉族,l962年1月5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张小明、王祥杰,河南公谦律师事务所律师。
申请人郑州大上海城商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上海城)与被申请人彭某申请撤销郑州仲裁委员会(2013)郑仲重裁字第12号仲裁裁决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申请人郑州大上海城商业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陈红海、郑珂,被申请人彭某的委托代理人张小明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大上海城诉称:一、裁决的事项不属于仲裁协议的范围。双方《托管协议》第十二条约定的仲裁范围仅限于“合同履行过程期间所发生的争议”。裁决书认定双方之间托管协议已于2012年8月1日期满终止,双方之间不存在任何权利义务关系。而返还商铺和返还不当得利系侵权纠纷,返还商铺则属于被申请人业主与目前承租商户之间的争议,商户对其商铺具有合法的占有使用权(租赁合同为证);返还不当得利系申请人与被申请人之间的侵权纠纷。对于侵权纠纷双方并未约定可由郑州仲裁委员会管辖。因此,郑州仲裁委员会对两个裁决事项均没有管辖权,其裁决行为违反仲裁法之规定,应予撤销。二、仲裁庭的组成违反法定程序。郑州仲裁委员会没有通知申请人选定仲裁员,主任自行指定仲裁员后,也未向申请人履行告知义务,仲裁庭的组成程序不合法。三、郑州仲裁委员会违规受理被申请人的变更仲裁请求申请。被申请人未在举证期间提出书面变更仲裁请求申请,逾期提出的,仲裁庭本应不予受理,但仲裁委迫于业主闹事的压力违规受理,受理后,仲裁庭又未将该变更仲裁请求文书送达申请人,违反《郑州仲裁委员会仲裁规则》第十六条的规定。四、本案仲裁的程序违反法定程序,剥夺申请人知情权、异议权、举证和答辩权重新裁决期间。仲裁庭没有向申请人送达举证通知书,答辩通知书,也未将被申请人的变更仲裁请求申请书送达申请人,致使申请人丧失对变更仲裁请求事项提出管辖权异议的机会,同时也剥夺了申请人进行举证、答辩的权利,程序严重违反法定程序。五、被申请人隐瞒足以影响公正裁决的证据。被申请人在第一次申请撤销仲裁裁决时,已提交证据证明《租赁合同Vl》.是伪造的,但在本次开庭中,却拒绝提交该组证据,致使仲裁庭依据伪造的证据作出裁决,影响裁决的公正。六、裁决所依据的证据是伪造的。被申请人既然已经证明《租赁合同Vl》系伪造的证据,那么该证据就不应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但仲裁裁决在认定不当得利数额时,恰恰就是依据这些被认为是伪造的证据来计算不当得利数额的。而且,收取租金应当依法缴纳租赁税,申请人已将缴纳租赁税的证据提交仲裁庭,但仲裁委无视这些客观证据,仍根据伪造的《租赁合同vl》计算应返还的全部租金收益,并让申请人承担本应由业主承担的租赁税金。七、裁决书作虚假评述。裁决书中称“对被申请人提供的《租赁合同Vl》复印件,申请人有异议,要求质证原件,被申请人未在仲裁庭要求的期限内提供原件供质证。”该段认定属虚假评述,理由如下:首先,所有证据双方均当庭出示并交对方质证,完全没必要留一份证据庭后核对质证;其次,该份证据业主也作为证据提交仲裁庭,申请人质证认可其真实性,若业主不认可其真实性,也绝不会作为证据提交;最后,仲裁庭是否通知了双方庭后核对证据无从考证;因此,关于要求双方在庭后交换证据原件的说法毫无依据。八、仲裁庭在裁决该案时有枉法裁决行为。基于相同事实和证据,郑州仲裁委员会却作出两份完全不同的裁决结果。为迎合业主诉求,郑州仲裁委员会无视申请人第一次开庭提交《租赁合同Vl》原件的事实,向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具虚假情况说明。重裁期间,16名业主及家属多次去郑州市政府和郑州仲裁委员会闹事,有证据为证。仲裁委迫于社会压力不顾事实和法律,枉法裁判,应予撤销。九、该裁决违背社会公共利益。大上海城整体托管模式实现了整个商场的繁荣稳定,也为国家缴纳巨额税费并协助国家完成税款的代缴代扣义务。2000多位业主的商铺经过统一规划整合后,对外招商运营,维护了全体业主较高的投资收益回报率。但部分业主看到有利可图,便不顾托管商铺尚在承租期间的事实,申请自营,形成利益团体,通过上访、闹事等手段向郑州仲裁委员会施压,迫使仲裁委不顾事实和法律,作出违背社会公共利益的错误裁决。该裁决一旦执行,将改变大上海城目前的统一规划局,几百名相邻业主的商铺重新拆分,二十二户商户的经营被迫终止,合法有效的租赁合同无法履行,造成极大的社会资源浪费,同时也将影响到大上海城整体的运营管理,地段优良的业主必将效仿申请自营,地段差的业主要求托管,最终将全部经营风险由申请人承担,自营业主又规避了税收,造成国家税收的损失,形成更严重的商场管理混乱和社会不稳定因素的产生。请求法院依法撤销郑州仲裁委员会(2013)郑仲重裁字第12号仲裁裁决。
被申请人彭某答辩称:仲裁庭程序合法,仲裁事项属于仲裁范围,被申请人不存在隐瞒重要的案件事实的证据,仲裁裁决合法有效,不存在撤销事由,应驳回申请人的申请。
经审理查明:彭某作为甲方、郑州大上海铜锣湾广场商业有限公司作为乙方、河南华城房地产开发公司作为丙方,三方于2011年2月25日签订了一份关于大上海城商铺的《托管协议》约定:“合同履行过程期间若发生争执,可协商解决。解决不成,任何一方均可向郑州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仲裁期间,不影响本协议和租赁合同的履行。”彭某与大上海城双方在履行《托管协议》过程中产生纠纷,彭某申请郑州仲裁委员会进行仲裁。郑州仲裁委员会于2013年5月15日作出仲裁裁决,后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向郑州仲裁委员会发出重新仲裁的通知。郑州仲裁委员会按照2008年5月1日起施行的《郑州仲裁委员会仲裁规则》进行重新仲裁。由于原仲裁庭独任仲裁员徐步林因故申请退出仲裁庭,郑州仲裁委员会于2013年10月30日通知申请人与被申请人重新选定仲裁员组成仲裁庭审理本案。由于申请人与被申请人未选定仲裁员及仲裁庭组成方式。依据《仲裁规》之规定,郑州仲裁委员会指定王冠民为独任仲裁员审理本案。仲裁开庭之日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均明确表示对仲裁程序和仲裁庭的组成无异议。被申请人在重新仲裁中除第一仲裁提交的证据处补充提交了一份《租赁合同VI》补充协议,该证据系被申请人从郑州仲裁委员会调取,且申请人当庭认可该证据的真实性,不存在伪造证据和隐瞒证据的情形。
本院认为:申请人大上海城与被申请人彭某签订的《托管协议》约定:“合同履行过程期间若发生争执,可协商解决。解决不成,任何一方均可向郑州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仲裁期间,不影响本协议和租赁合同的履行。”根据上述协议中关于仲裁条款的约定,郑州仲裁委员会对本案有管辖权。申请人称仲裁庭的组成和程序违反法定程序的申请理由因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申请人称被申请人隐瞒且伪造证据《租赁合同VI》补充协议,该证据系被申请人从郑州仲裁委员会调取,且申请人当庭认可该证据的真实性,不存在伪造证据和隐瞒证据的情形。申请人大上海城未提交充分证据证明双方履行仲裁裁决违背社会公共利益。因此,申请人大上海城申请撤销郑州仲裁委员会(2013)郑仲重裁字第12号裁决书的请求因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款第(十一)项、《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第五十八条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郑州大上海城商业有限公司申请撤销郑州仲裁委员会(2013)郑仲重裁字第12号仲裁裁决的申请。
案件受理费400元,由郑州大上海城商业有限公司负担。
审 判 长 赵 玉 章
代理审判员 李 珅 申
代理审判员 赵 俊 丽

二〇一四年四月十七日
书 记 员 田洁(代)